《姐姐》成团夜:全员假唱上热搜郁可唯黄龄出道引争议
【字体:
《姐姐》成团夜:全员假唱上热搜郁可唯黄龄出道引争议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9月4日一早,长沙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再加上疫情影响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场外排队处也格外冷清。

  等凤凰网娱乐所在的媒体团到的时候,粉丝们早已完成进场,入口处只剩寥寥几人在排队,十分静谧,不见往日选秀直播时的混乱场面。

  如果不是载人的大巴车在门口停留,应该不会有人感知到今晚这里将有一场万众瞩目的直播。

  这个场馆同时也是《姐姐》平时录制的场地,分组抽签和练习室练舞等场景都在这里发生。

  和想象中不同,练习室等场地都是在棚内现搭出来的,实际观感和镜头前的效果区别,仿佛买家秀和买家秀。

  略微遗憾的是,这次媒体是在媒体间通过电视转播观看全程直播的,并没有真正进入现场感受成团夜氛围。

  此次成团直播在开场前和结束后各有一场群访,直播前参与群访的是杜华、霍汶希、赵兆、阿Kenn四位评委。

  在预测出道名单,杜华说C位可能是张雨绮,其他人认为有孟佳、宁静、王霏霏、万茜、张含韵等。

  按照宣布顺序分别为黄龄、郁可唯、张雨绮、李斯丹妮、孟佳、万茜、宁静,其中宁静为最受观众喜爱的姐姐,浪花投票第一。

  《姐姐》的直播隐藏着很多小心思,比如让剧集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中的CP黄晓明和尹正合体颁奖,还跳了《无价之姐》;

  让“绮趣蛋”张雨绮和李斯丹妮合体演唱张雨绮的出圈歌曲《粉红色的回忆》......

  这些CP的合体让观众激动不已,最终成团名额宁静与李斯丹妮组3:4的比例也让出道人选充满悬念。最终平日里排名一直靠后的黄龄,爆冷成为观众投票第七得以出道。

  紧接着是平时排名同样不高,并有刷票嫌疑的郁可唯。在《姐姐》官微发布拒绝刷票的声明后,网友们纷纷在评论区贴出有“发大水”嫌疑的投票截图,郁可唯在凌晨四点多的单位票数涨幅之大,不合常理。

  和观众的预期相比,这个出道名单可谓频频爆冷,几乎每宣布一位成团人选,媒体间众人就“战术后仰”并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而观众喜爱度第一的宁静在成团之后却表示不想成团,她将自己的队友叫上舞台夸赞她们,形容郑希怡是中国的Lady Gaga,感慨道:“特别感谢这帮娘们,你们是最棒的,你们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成团。”

  后台采访中,宁静说自己虽然如愿C位出道了,但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,并直言自己是一个嘴比脑子快的人,面对新的团队有挺多不愿意,会感觉特别孤单。

  不过经过这个节目,她发现自己原来还是有些团队意识的。她希望姐姐们可以有一个剧场进行全年演出,“比如3个月后看到雨绮姐姐,9个月后看到万茜姐姐等等”。

  直播伊始,有“选秀吉祥物”之称的李宇春表演了《姐姐》主题曲《无价之姐》,30位姐姐轮番走秀后集体跳了歌曲的高潮部分,郑希怡一开始还站错了位置,意识到这点之后,一秒找到镜头,处理了这次舞台失误。

  和其他姐姐不同的是,一直对这支舞抵触的宁静,即使在收官夜,也还是没有跳,一直在和李宇春互动。

  宁静和孟佳等少数几人的亲友团是自己的家人,大多亲友团成员是明星艺人,今天被抵制的陈赫,其实是金晨的亲友团成员,他们将和各自支持的明星一起进行表演。

  在第一轮报票数环节,六公表演的两支队伍分别由宁静和李斯丹妮作为团队代表上台宣布。不过双方的总票数在宣读前的VCR中已有露出,但并没有指出各自代表了哪支队伍。

  在宣读票数时,宁静两次把票数念错,将415票念成了415万票,在经过主持人黄晓明和杨澜提醒后,真性情的宁静重新宣读了票数,但表示:“我就是想加那个万。”

  第一轮票数宣读后,迎来了第一个表演环节,蔡徐坤现场唱跳了《情人》,歌曲大部分是真唱,不过跳舞时没能完全做到全开麦。

  第一次做现场直播主持人的黄晓明显得非常紧张,念白多次失误,经常嘴瓢,而且一直在冒汗,不过旁边的杨澜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大气,整场直播零失误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即便有多位VOCAL担当,姐姐团在表演时还是假唱了。#乘风破浪的姐姐 假唱#还一度登上热搜。

  有人指出,这可能是因为现场要求她们又唱又跳,即便对专业歌手而言,如果没有长时间练习的话,也有一定完成难度。

  但对身背打破刻板印象、勇敢做自己等标签的《姐姐》而言,假唱比车祸现场更不能令人接受。

  不过接下来“乐华七子”在表演《丛林法则》时采用了半开麦形式,部分成员全程靠垫音假唱,专业偶像都如此,姐姐们仿佛情有可原。

  明星们的亲友团有演员也有歌手,现场表演需要又唱又跳,但很显然他们因为排练时间太短,不但不能很好地完成动作,就连站位和保持动作相对一致都很难。

 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,不知道是为了保持大家唱功的一致性,还是对歌手们的唱功有所怀疑,连周深和阿云嘎这样的强唱功型歌手在现场也是假唱,很是尴尬。

  在他们之后,张杰表演了《逆战》,是完全真唱,在同场衬托下,张杰的唱功水准立显,成为全场最佳。直播进行一个多小时后,这个场子竟然被张杰盘活了。

  然而节目高开低走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,即便现场真的请来了女排姑娘和各领域的杰出女性,姐姐们在独白环节泪洒现场纷纷表示不惧年龄,但17位男嘉宾的出现还是先入为主,让一部分女性观众感觉到了被冒犯。

  偶像选秀之后,综艺创作者们一直在寻找下一个爆款风口,从如今的社会舆论趋势来看,这个风口无疑是“女性”。

  出道结果从来不是这个节目最重要的议题,关于女性的话题表达才是。当它把内容重点放在如何获取高人气成团时,已然成为一档和其他偶像选秀趋同,又与观众需求相悖的普通综艺。

  “既然陈赫能来,为什么李小璐不可以”、“在线个男嘉宾,请问你们还记得自己的初心吗”......诸如此类评论,比比皆是。

  最开始黄晓明加盟时,大家还在调侃他要被姐姐们欺负了,直到魏大勋过来,因为他参加综艺节目实在太多,有评论质疑:“怎么哪都有魏大勋,他来干嘛?”

  没想到魏大勋只是个开始,这之后还有新裤子乐队、李佳琦、杜海涛等男嘉宾参加,等到成团前夕,节目组一口气官宣17位男嘉宾,大家积攒多日的愤怒终于爆发,觉得被利用和欺骗了。

  有人说《姐姐》请这么多男嘉宾给人的感觉,“就像女性专属公益项目的善款被发放给男性一样。”

  观众因《姐姐》不畏年龄、多姿多彩而来,却发现所谓的打破偏见,最终竟是要融入偏见。

  阅历的加持,不但没能让姐姐们在舞台上乘风破浪,反而成了成团累赘,因为越丰富的人生意味着她们年纪越大,越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劲歌热舞。

  当所有姐姐们纷纷抛弃自我,向标准女团随波逐流的时候,《姐姐》开始高开低走,直至成团夜,质疑声达到顶点。

  不过无论如何,《姐姐》都是最大赢家,即便高开低走,质疑不断,但能站对风口,并且能第一个站上风口,对一档想做爆款的综艺而言,这就够了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http://www.vbq2z1y4.cn亚虎app为每一位手机用户提供刺激、好玩的娱乐游戏,亚虎官网app在线客服全天侯24小时为客户服务,为玩家提供最舒适的娱乐体验.并提供老虎机手机客户端下载服务!亚虎app,亚虎官网app,亚虎老虎机手机版